是個拿來存看肖坑的地方,
順便膜拜各位迷妹同好。

【翻译】8 Ways For Sameen Shaw To Say I Love You

Traaaaaaa:

第二人称Shaw视角预警   前面自白部分有点小虐,其余全是甜饼甜饼甜饼。阿根有全宇宙第一的暖锤~

【昨天受了重创,我连去考试考的都是虚拟生活会怎样,谁为机器人发展负责(一口老血)就指着这个活了。

授权:已问,等回复,侵删,撞删【之前的那篇已获授权~已补图

原文地址   作者:lonewolf007

*

你从来不擅长任何关于感情的事。

并不是你没有,而是它们很遥远,就像是你站在干燥的海岸线上看海平面上的雷雨。正如那个女孩儿说的,每个人都有感情,只是你的音量旋钮被调得很低。

几乎是。


你从来不擅长那些关于感情的事------在你遇到Root之前。

在那之前,那些人们与生俱来的感情在你这里开始暗露端倪。这从来没给你带来太多困扰,在你看到周围分崩离析的时候,那些感情更像是负担。你也从不在乎别人是否认为你冷酷无情,或是有那么一点不完整。但即便如此,你也确实感到了变化。

当完成任务时,你有了暂时的满足。

当有人挡路时,你有了一瞬的生气。

当Bear摇着尾巴轻快地奔向你时,你有了一晃而过的快乐。

当某个人….某个对你有意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的时,你感受到了深渊般的空虚。

最后一条是你这辈子再也不想体会的东西,无论你花多少时间与AI战斗,那种感情每秒都在变得愈发强烈。


你时不时能察觉到你内心情感的蛛丝马迹,然后你遇到了Root。

你所熟悉的世界被搞得天翻地覆。

Root让你….感觉到了。从她出现在你生活里的那一刻起----- 从Veronica Sinclair打开门起,从她电你,绑你,甚至差点用熨斗烫你起----她成为了你的大麻烦。

她相当烦人,自信到自大。她不停地惹你心烦让你发怒。你在初遇她之后几个月里都想射爆她那张愚蠢的笑脸。在笨蛋机器让你们第一次一起出任务,你揍晕她之后,她还是不停在不合时宜的场合开玩笑,调情。


但出于某些原因,你不再想吓走那个高个儿烦人精黑客了,那只会让她变本加厉。她会想尽办法靠近你,把手搭在你的肩上或者背上,用她愚蠢的眼睛和愚蠢的微笑在屋角看你,在最坏的时候含沙射影。

你想她这样只是为了好玩,刺激你,让你生气,就像是她自己的游戏。于是你决定了,如果她想找乐子,你也要从中获取一点乐趣才行。就算是烦人如Root,,她确实非常性感,你不打算对此撒谎,在她在你们的互动里给你留下了各种暗示之后,你开始觉得,‘去他妈的,就是CIA安全屋了。’

你的第一个错误。


和烦人精话唠轻浮女黑客上床实际上很棒。在那之后你身体发出的满意呻吟,你想,也根本不算坏。除此之外,她在高潮的时候并她妈的没有办法再惹你。

这是个好的开始,Root在白天是你的祸根,在夜里是你的良药。她让你心烦恼怒,她也让你满足。你没有想太多,因为这些感情从某种程度上讲你之前已经熟悉不已,也许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不过,你知道它们,所以说如果它们碰巧在Root在的时候更加激烈,又有什么关系?

也许这是你的第二个错误,没有搞清楚它们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也许曾有过一个点,当你意识到Root对你的关心超越了人们认为的在正常情况,机器人领导下两位必须一起工作的女士(有时会有超棒的性爱)该有的程度。你有些明白Root看起来对你有着特殊的在乎,但你从一开始就竭尽全力屏蔽了那一点。而当Root真的看起来在乎的时候,事情开始有了一些困难----这让你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因为你他妈的是个该死的前海军,操蛋的情报突击队特工,你不需要一个漂亮高个儿讨厌鬼黑客来担心你。

但在这之后,你发现你也有点在意她了。


你从不深究你行动的原因,所以那事儿也并没有困扰你,直到很久之后Reese顺带提到了那事儿,你几乎是跨越了整个州---用一辆操蛋的自行车----为了Root。你让他闭上他的臭嘴,因为你是为了任务,而她是你们中的一员,这是真的。只是现在你意识到,也许,只有也许,那确实意味着更多,就算以当时的情况来看。

为时已晚。

你从地狱回来了。


当The Machine给了让你们都去证交所的号码时,你不知道那天会怎样改变你的生活。因为操他的,你根本就不打算在她们在对抗Samaritan都有危险的时候就傻站在地铁站里。

你赶到了现场,你永远也不会忘记Root看到你的眼神。她中枪了,当然。那个女人就他妈不把她自己的命当回事。

在你们开路的时候发生的那段对话陪了你在Samaritan控制下的几个月时间。

“我们在一起就像天雷勾地火。”

“听起来真棒。”

也许你想过一两次。只是简单的想过,而且当然是顺便。让你不考虑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你很想了一些,才总结出Root很辣,枪法很好,是个漂亮的坏蛋。你们都充满了破坏性,在整个世界都野火燎原之前不会停止。你这样告诉自己。


你告诉你自己你不想要一个包袱----和人有任何形式的任何关联。你不适合那种联系,那种Root想要的。有太多情感的牵扯,那在你能力范围之外。还有这个,这是你最大的问题---除了干你们这行的,没有其他人会把这种能力范围之外对的局限当成资本。

但底线是你和Root不能在一起,那就是你的答案。

除非你错了。

因为那太迟了,你拉住她吻了她----吻别----你把她推进了电梯,你满脑子都是要保护他们,保护她,只要有你在,Root就不会死。你跑过去按了那个复位按钮,你仍然能感觉到她的唇。Martine就在拐角,你对她开枪了,但Samaritan的特工接踵而至,你感觉到中弹了,但不是因为痛。


你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是Root的哭喊。

超过七千次模拟,无尽的折磨,无尽的谎言,无法回避被Greer和Samaritan放进虚拟的现实,试图让你背叛你的朋友。他们成功了。你背叛了所有人。

所有人,除了Root。


因为Root是你的安全之地。Root是你永远不会杀的人。Root是你竭尽全力都要让她活着的人。

多么讽刺,她也是你一开始想要杀掉的人,而你最后只想救她。

超过七千次的模拟,你一次也没有对Root扣下扳机,你只是自杀,这比失去Root来得容易得多。这足以让你意识到,除了那些烦人的调情,恼人的评论,愚蠢的鲁莽,让人心神荡漾的性爱,Root给你留了个标记。在你思维无法触及的地方,某个黑黢黢的深处。


你从不擅长任何关于感情的事。

但,你对Root有感情。

也许,只是也许,这并不是世上最糟糕的事。

----------------------------------------------------------------------------------------------------

【1】

你又往杯子里倒了一些琥珀色液体,威士忌一直是你的选择,你在三小时前解决了号码,你靠在Finch最新的安全屋的沙发上,你想你该休息一下。

下意识地,你抬手触摸你的耳后,试图感受那并不存在的肿块。


你回来几个月了,这并不好受,从那里逃脱仍然像梦,你只记得在机器巧妙安排的临时会议上Root有多他妈烦人,这让你确信是真的。因为无论Samaritan伪装多少次Root,它从来没对过。只有真的Root才会疯到用枪指着自己来回应你。

就算在你离开那么久后小分队的状况改变了许多,那不合时宜的讨人厌高个儿黑客倒是完全没有变,她依然在最坏的时候调情,枪战间隙,飙车途中。在地铁站当着所有人的面,包括那只狗。

但也许你有点喜欢,只是一点。


你不想再抗争,你很久之前就停止了反抗,因为Root是个大麻烦,Root,是你的大麻烦。在你的世界里,你的感情悠远又静默,她是那个把你音量调高的人,只是一点,但已经足够。

她怎么说来着?“如果我们只是信息,只是噪点,我们会和谐得就像一支交响乐。”

回忆让你不禁弯起了嘴角,你赶紧用怒容掩饰,然后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在酒的方面你绝对不是轻量级的选手,但你从午餐之后就没吃过任何东西,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你又已经喝了半瓶。

通常你不会错过任何一顿饭,但今晚你脑子有太多比饭重要的事。你决定住在安全屋而不是地铁站的原因,你决定今晚只有你和酒的原因。那个号码是对的,谁也不会拥有永远。

没有确信的明天,特别是对你们来说----最后站在未知的巨大邪恶面前抗争的你们。


你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在意的一天。你从不惧怕死亡,你和死神很多次只有一线之隔,你们太熟悉彼此了。但,那是在Root成为你的一部分之前,你不是因为有趣才在7000次的爆了自己的头。

一定是酒的原因才让你拿起了手机,尽管你知道这时候Root在解决号码,不然她会在这里陪你。你不用想就输入了她的号码,然后按下了通话键。你知道你可以按一下你耳朵里的蓝牙耳机你就可以直接和她通话,但你不准备那样,你开始发朦的脑袋挣扎着想要一点真实。

如你所料,电话接通了语音信箱,自动应答要你语音留言。


“Root。”你顿了一下。绵延的沉默,到底是疯狂,勇气还是醉酒 - 已经无所谓了。你陷在这个不常使用的电话线路的静电空白声里。
最后,你说了两个词。“小心。”你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你在地铁站见到她,你依旧为她清晨的活泼而恼火,她也依旧用她柔软又充满感情的眼神注视着你:“早上好,Sameen~”你没有说什么。

她也没有。


【2】

你把她抵到墙上,但比以往都要温柔。

从你回来开始,你们的性爱形式变了,或者说,进化了。它不再只是在证交所之前你享受的粗暴狂野。当然你们还是会这样。但另一种方式渐渐出现了,柔软又温柔,这让你感到惊讶。这倒不是说你没有想过,因为就算你在模拟中,你也还是你,那些在床上安静的时光是不差的,虽然你永远不会承认。

只是你从没想过,你们两都能在现实里变得柔软。但你转念一想Root看你的方式,她怎样触碰你,她如何担心你,这不难想到Root也许只是想和在呆在一起。


你的手搭在她的臀部,把她推靠回了墙上,你覆上了她的唇。她的手臂缠绕着你,把你拉得更近,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柔软的呜咽,让你忘情。

她突然转动了你们的位置,你靠在墙上了,她用她愚蠢又好看的眼睛看着你,她臭屁得意的笑脸就离你几寸远。你低吼,再次推攘她,但她很快就抱住了你,向你索吻,你爽快地深吻了她,一只手紧抱着她,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身体上下游走,你趁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把她推向沙发。


最后Root又推了你,你跌进了沙发,Root跨坐在你身上。你低吼着她的名字,愤怒和欲望在你体内天人交战,但她只是笑着看你。你用力拉她,她顺从的俯下身,你吮吸她的舌头,你用力咬着她的唇,让她溢出了喘息声。

她给的正如她得到的那么棒。你们沉浸在一场唇齿舌的激烈交战中,你甚至没意识到你在喘息的间隙你让那些词溜出了嘴。


“你太让我生气了。”

Root停下来起身看着你,她眼里蒙着一层欲望,些许好奇,还有很多你没准备叫出名字的东西。

“是吗?”

你吞了一下唾沫,点点头,你抓住她的手腕。“太生气了,每时每刻。”

她凝视了你一会儿,然后咧开嘴,“那就好。”

然后她又伏在了你身上,轻巧地解开了你的衣服,啃咬着你的锁骨。你再次低吼出声,目光闪烁。你在想她是不是真的明白了她让你有多生气。


【3】

“嗨,Sameen~”

她的声音像呼噜声一样从耳机里钻进你的耳朵,从你的脊柱升起了一丝颤抖,就好像她在你身边。“Root,你想干什么?”你的回答是粗暴的,但这并不能减少你嘴角上扬的幅度。

“只是来看看我最爱的女孩儿。”

你几乎可以看到她在电话那头发光,你也知道她知道你在努力掩饰笑意。你皱眉,不爽,“你我都知道我是最棒的那个,你到底打电话来干什么?”


“三点钟方向。”

你瞟了一眼你的右方,某个人正给一个女孩儿送花,你蹙眉,“有毒的玩意儿?”

“不,只是普通的玫瑰。”

你更生气了,“有人要攻击他们?”

“没有。”

“Root,我他妈到底为什么要在公园里看一对对爱情鸟?”

你几乎可以听到Root对着电话耸肩的声音,她的回答里带着点有趣,“我想你会享受被人看呢~但你最好注意了,你的号码正在去喷泉旁的问询亭。”


你在呼吸间默默咒骂,翻了个白眼,“戴帽子穿帽衫的黑暗系哥们儿?”

“你知道我喜欢你有原因的~”

“闭嘴。”

“可惜我得走了~再见,亲亲~”

“什…”你还没问出口电话就被挂断了,你再次咒骂:“Root,操你。”

线路又通了,“你晚上可以的~宝贝。“

* * * * *


你并不浪漫,Root也是。诚实的讲,你们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到进展到现在的程度,就没什么是正常的。但你有时候会想Root是不是需要那些。

当黑客出现在那辆银色宝马里的时候,她看着你,就像你为了她给天空装点了一点辰星。你只是摇摇头,继续工作。

“我喜欢看你工作。”

当你看向她的时候你忍俊不禁,“欣赏表演吗?”

“非常。”她的目光尾随着你,“饿了吗?”

“还用问?”

“对不起,亲亲,我来这的时候没时间给你带你最爱的熏牛肉三明治。不过我们可以现在去。”


你沉默着考虑了一会儿,有了决定。“我们一起去第六大道那家新开的牛排店吧。”

Root看着你,棕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惊喜和幸福。“为什么?Sameen,这是约会吗?”

这让你斜了她一眼,她微笑着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目的地的方向。


在你们走去牛排店的路上,你们路过了一家花店,当你走进去买了一束玫瑰的时候,你尽量没想太多。你走出花店,发现Root还站在之前你们分开的人行道上。你把花推到了她胸前。

在轻轻捧起它们之前,她摸索了好一会儿,她眼里有着你见过的最美的笑意。你知道她脑海里闪着上百个问题,但她只是把花凑到鼻子下方,闻了一小会儿花香。当她跟着你走进牛排馆的时候,她几乎是要欢呼雀跃了。而你,努力不笑出来花了你很大的力气。


【4】

你躺在床上,听着Root缠着你熟睡的呼吸,臀靠着臀,胳膊和腿纠缠着。

你从来不是一个事后会有亲热行为的人,但话又说回来,在Root出现之前,你哪种人都不是。Root花了一些时间才击垮你的围墙,但也许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实上,你喜欢Root的呼吸声,你喜欢感受她胸口的起伏。

这提醒你她还活着,而且这是真的。


还有一件事是模拟从来没搞对过的,模拟和你们之间总有差距,这也许也是让你能搞清楚你是谁的原因。但这依然是错的,因为早上你醒来,不是Root缠住你,就是你缠在Root身上,总是离得很近,总有部位是接触着的。也许这是你们要抓住残余的时间,也许是你经历过的恐惧,也许是你们离死亡都很近。总之接触就像一颗定心丸,是你们生命的鲜活体现。Root在躺在你臂弯里,没有谁可以靠近她。因为你不允许。

你从未想过你会像这样拥抱一个人,这并不是你这个人的特质,那些情感也不是。但事情就这样了,即便你不像那些人,你永远无法感受到他们所感受的东西,你依然感觉到了什么,真实而强烈。


你躺在那,听她吸气,呼气。你数着每个呼吸,3秒。她轻微的鼾声让你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刺痛你的胸腔。

你数着她呼吸的次数,1,2,3,4.你心不在焉地在裸露的手臂上画着某种图案。5,6,7,8.你看着天花板,有着强烈的欲望想要说点什么。所以你对着黑暗说话。

“Root。”

你在唇边试着念着她的名字。太过熟悉,以至于你记得它是个怎样用唇才能发出的音节。

“Root。”

你让它从你的舌上滚落。你想这次你说它的时候有点不同-----就像是甜蜜和柔软灌注进了这个单词。就像它拥有一道谜题,而你喜欢它。

“Root。”

你合上眼睛,昏昏入睡,没注意上你身边的人细微的改变了呼吸方式,也没注意到她的鼻子刚好擦过你的颈。


【5】

你在地铁站里转悠,抱怨着。

你已经被限制了几天,因为你的新身份有点不稳定,小分队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你低调行事老实几天。你几乎是勃然大怒,为Reese,Fusco ,Root 甚至是Finch都去处理号码,而你只能困在地下。

而那只是在Root来之前,她轻抓你的手腕,你转身,正准备讥讽她,你却看到了她一副你从未见过的面孔。她棕色的眼睛溢满了害怕,她恳求你,“听话,求你了。”你想起了上次你不经允许出去,是什么样的收场。


Root是如何花了十个月找你,永不放弃你,不顾一切地把你带回家。

Root是怎么愿意朝自己开枪,因为她说,没有你的生活不值得她活下去。

她眼里几乎是有了泪水,你无法再拒绝,但是跟她讲明白了如果他们有危险,你不会干等,她答应了。上一次的记忆消散在空气中。


所以你只是在地铁站里打转,烦躁又无聊。Bear在的话不会太糟,但Root在去看某个号码的时候顺便带了Bear去散步。所以你现在只是一个人,跟进着小分队的动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为了消遣而开枪打个什么东西。

靴子敲在水泥地上的声音突然回响在整个车站,你快速抬头,就看见了皮衣黑客一手拿着牛皮纸袋一手牵着狗狗向你走来,狗狗奔向你,给你了一个问候的舔舐然后跑回了它的窝。然后你把注意力集中在了Root身上。

“想我了吗?Sameen~”


她靠近你,你翻了白眼,但是你吻了她。一个软绵绵的吻,以至于你推开她开始看着纸袋之后她都还有一点眩晕。

“那是我的三明治?”

“唔….”Root定了定神,在回答之前眼睛在你唇上多萦绕了一会儿。“如约订做~”

你笑了,你把它抢过来快速打开狠咬了一口,Root只是看着你吃,就像她穿蠢贝贝熊先生套装的那次一样。


“号码怎么样了?”你边吃边问。

Root耸肩,“这次的号码相当简单,未婚夫有不良业务,黑帮想通过他未婚妻给他点教训,我们解决了,他们安全了。”

“新娘发现了吗?”

“发现了,说只要新郎许她未来,她就不在意他的过去。他们这个月底就要结婚了。”

“嗯。”你重新全心全意地啃起了三明治。Root又说话了。

“我们解决过一个要举办婚礼的号码。在你……不在的时候。”


你看着Root,但她盯着墙壁,目光深远,你没说什么,只是等着。

“我本不该出现在婚礼上,但我去了。除了雇佣杀手婚礼一切美好,虽然那增添了几分刺激。”她俏皮地笑了一下。“我们之后留在那里吃饭,新郎新娘看上去特别开心的一起跳舞。”Root手搭在膝盖上,没再说话。

你看着你身边的女人,猜想她当时看着幸福情侣通宵跳舞时想了些什么。你想着,但也许,就算你不擅长这个,你想你知道答案。在你站到她面前时,你都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在做什么。


你向她伸出了手,Root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你。“我能和你跳舞吗?”

惊讶在她脸上短暂停留了一会,然后她露出了也许只有你才能让她露出的最美的笑。熟悉的刺痛在你胸腔盘旋,但你做了蠢事之后刺痛减轻了,这更是为了她,她那样笑着让你感觉非常好。她抓住你的手,你们一起在地铁站里起舞,扬声器里突然放出了音乐。

你看向了Machine所在的车厢,屏幕无辜的空白着,但你才不会上当。你在你和Root的身高差之间微微皱眉,但你不能觉得恼怒。


【6】

你走在街上,看着街对面你那假装无辜低调的号码。你在他试图隐藏他的企图时翻了白眼。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普通的动作让他更加明显,太勉强。

你看着他躲进了一条小巷,穿梭进了车流,你正要跟上,电话亭响了,你停下来瞪着它,但你知道这是打给你的。

你怒气冲冲地自过去接了电话,“Golf. Oscar. Lima. Echo. Foxtrot. Tango. Golf. Oscar. Lima. Echo.Foxtrot. Tango. Golf. Osc–”

你皱着眉挂断电话,也许号码还会回到街上,你可以截住他。整个任务都他妈的相当混乱,你对你跟的家伙没有了解,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受害者还是行凶人。还有机器告诉你的,那是最高机密,你不能告诉其他小分队成员。


最后这部分你相当怀疑。尤其是你刚要告诉Root你有个号码,The Machine刚好就用要给Root一点信息这种事打断了谈话。黑客偏头听着,靠近你吻了你一下当做告别,“Machine给我了一份工作,我得走了,晚上见。”

你继续沿着街走,搜寻那个可疑的目标。你在下个街角终于看到了他,他走回了相交的街道。你瞄准他,看着他转身走进了一家珠宝店。

你脑海里闪过各种有可能的场景:抢劫,暗中交易,非法身份交易。你放慢脚步,假装对卖场很感兴趣,你看见你跟踪的男人正窥视着店里的某个玻璃箱子。那该死的机器依然没有线索,你推开门,在头顶的叮当作响声中皱起了眉。


“……一直喜欢银的,但我想金的会更传统…..”

“我们有可爱的铂金指环,如果您有兴趣的话。”

你紧皱着眉看着这再平凡不过的一幕,你的号码正看着一大堆戒指,热心的老太太一定就是这家店的店主。

“噢,你好亲爱的。”操,她看见你了。“我这里快好了,你需要什么特别的帮助吗?”

“呃,不,就是看看。”


你瞪着一排排整齐躺在丝绒里的戒指,试图想明白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说你的号码看起来很可疑只是因为他不想有人看到他买戒指而已。一个红色小灯映入了你的眼帘,你瞪着摄像头,又站了一分钟之后你受够了,你决定离开。在你路过一个电话亭的时候,它没有响,你想机器是赞同你离开的。

你的脚不由自主把你带到了游乐场。你在附近的秋千长凳上坐下。你盯着灯柱上的闭路电视摄像机,直到你看到一个小红灯出现,对着你慢慢地闪烁。


你对它皱眉。“你给我一个给他伴侣买戒指的号码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你不要指望要一个回答,你只是盯着那愚蠢的小灯慢慢闪烁着。

“我可以用那些时间做点真正有用的事。”你看着两个孩子朝秋千跑来,大喊大笑。过了一会儿,你看回摄像头,“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什么?是吗?“

信号灯闪烁。

你看着它,不为所动。你不敢相信你会在这时候讨论这个问题。“我还没有告诉她,”你看向远处,看着风拂过人行道上的树叶。“这有点跳跃了,你不觉得吗?”

依然闪烁。

你翻着白眼,“这太蠢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反社会和机器人谈感情。”你讽刺地摇头“你是我最不该求建议的那个。”

红灯亮。红灯灭。


“我们不是普通人。我们不做正常的事。我不做正常的事。我们他妈的是四级火警,我们是安全之地,我们是形,我们是系统噪点,我们是......“你打断了自己,在你想到可以更多之前。

但在内心深处,你们就是Root和Shaw,你们是二重奏。她是改过自新的退休杀手,你是反社会,你们手上都沾满鲜血,你们都有黑暗的过去需要埋葬。但也许Root的对的,‘你们天生一对’,你现在知道了,也许你早就知道。

但那太复杂,那离你觉得与你无关的事太近了。要用言语沟通也太难,所以你没有。这已经是最接近的了,无论你要谈的是什么。

“你最好别告诉她。”

光闪烁着。你怒目而视,然后你认出来它在说好。
你眯着眼睛,不太清楚你是不是该信任它。信任她。


“嘿,亲爱的~”

你四处转身,看看Root走向了你,穿着经典的皮夹克和四英寸高的靴子。“Root。”
“她告诉我,我可以在这儿找到你。”

你又瞪了摄像头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为时已晚,女人随即坐在了你身边,放了个袋子在你腿上。洋葱圈。

你不知道这算不算巧合,或者别有深意。你不准备为问,只是打开袋子吃了起来。

当你把袋子递给她时,你看到她对你笑了,然后她的头靠上了你的,你得再往嘴里塞一个洋葱圈,才能让她看不到你的笑。


【7】

你感到空虚。

不像往常一样遥远又置身事外般的静默,而是深不见底麻木内心要将你吞噬的那种空虚感。


她在成千上万的流弹,成千上万的擦伤,数以千计的刀枪战和追车还有炸弹爆炸都活了下来,而现在她竟然在保护号码的时候被操蛋的车撞了。

你马上赶到了现场,Reese在你身边。只是一眼,你就知道不好了。你多年的医学经验告诉你,当路上有这么多血的时候,机会很渺茫。所以你僵了。

然后你感到空虚。


但当一切就消弱到虚无的时候,你的大脑咔哒一声进入了临床模式。这是你能成为完美医生的品质之一。你用自己的方式混进了医院,相信着机器能解决身份问题或是其他的什么。你一刻也不离开她,她会得到最好的照顾。

你设法进入了观察区看Root的手术,你看着外科医的每一个动作,有两次他们都需要急救车。然后终于结束了,Root被推回了ICU,你和她呆在一起,看着她,等她醒来。

第三天,她睁开了眼睛,你第一次找回了你的呼吸,你内心的空虚被填满了一点,她看着你,虚弱的坏笑,“为伊消得人憔悴。”


你盯了她一会儿,差点笑出来。这他妈都是什么鬼,Root?!

“你就是要在最奇怪的时候调情。”

“我知道。”

你们朝对方微笑,你胸腔里的刺痛比以前都要强烈,而当你靠过去吻她,你的空虚被填满了。你直起身,用危险的眼神瞪着她。

“你他妈再敢那样做试试。”


【8】

你坐在地铁站的地板上,拍着Bear。Reese和Fusco在分局,Finch在车厢里,搞解码还是什么的。你玩着Bear的耳朵,笑着让他舔你。当大型护卫犬翻滚过身让你可以摸他肚子的时候,你听到了熟悉的敲在石头上的脚步声。

一只手轻碰了你的肩膀,你看到了蹲在你旁边的腿,Root揉着Bear的肚子,温柔地和他打招呼,当Bear呜咽着舔她手指的时候你不禁笑了。

“嘿,亲爱的,”她终于把注意力转向你,她深情地啄了一下你的脸颊,然后你把她拉过来给了她一个正确的吻,直到她有点喘不过气。“今晚忙吗?”

“不。”

“那就好,我们有了新号码,也许要去偷一架喷气机。”她坏笑着看着你,眼睛闪闪发亮。

“偷飞机?似曾相识啊。”


Root开玩笑地噘嘴,“如果我这次真的带你去‘比性爱还棒的牛排’的地方?”她在‘比性爱还棒的牛排’处加了引号,好像那个想法十分荒谬。(其实你有一点同感,只有一点。)

“唔……”

“我还保证你至少可以废五双膝盖。”

你回以坏笑,“你真了解我。”

“总得让我的女孩儿开心啊~”

你翻白眼,试图收敛笑意然后重新转向狗狗,你知道她看得很清楚,你也知道她脉脉含情地看着你,像是要在你的皮肤上点火。这让你的胸腔猛的收紧。


“我爱你。”

你没有意识到你想说这句话,它回荡在地铁站的空气中,就像是世界上最响亮的沉默。你抬不起目光,只是拼命盯着Bear,而你知道Root在盯着你的脸看。
“我只是想说说而已,好吗?不要让这变得奇怪。“
一呼一吸。

“好吧。”她的声音柔软。

“不要指望我再说一遍。”

“好的。”

短暂的停顿。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然后是安静。

你看到她的手伸过来绕住了你的。你回以她十指相扣。

“我知道。”


你终于抬头看向她的眼睛。温柔,美丽,棕色的眼睛。拥有这双眼睛的黑客颠倒了你整个世界。

你看向她们,那双眼睛明亮又充满自信,温暖又充满爱意。

你笑了。

“公平起见,我也爱你~”

----------------------------------------------------------------------------------------------------

你从不擅长任何关于感情的事。

但,你对Root有感情。

也许,只是也许,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





【不知道什么总觉得是我朝迷妹写的,真的是的话就太尴尬了23333


评论
热度(520)
  1. 佚名啊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2. 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3. 小蜂子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 小蜂子 | Powered by LOFTER